Global Sources 世界經理人

廣告
熱點搜索
科技創新
人工智能
無人駕駛
未來科技
特斯拉
廣告
首頁    科技   科技創新    正文

區塊鏈入華十年興衰錄

 2019-12-30 00:00:00   星球日報
2010s 末回顧:區塊鏈從 1.0 到 2.5。

區塊鏈行業經歷了跌宕的 2019 年。

上半年行業進入深冬,從業者茫然四顧;下半年,頂層的重視讓區塊鏈重回大眾視野,為行業注入能量。

比特幣一夜之間爆拉近 40%,區塊鏈概念股紛紛漲停,“比特幣”再上熱搜,各大券商發研報解讀何為“區塊鏈”,群眾紛紛開始學習區塊鏈……

在這背后是從業者深耕產業的十年沉淀。

區塊鏈技術誕生十年、入華十年。

中國是它發展過程中不得不提的土壤。比特幣、以太坊兩大公鏈,都借國人的投資而發揚光大。今天能登上福布斯和胡潤富豪榜的礦機巨擘、頭部交易所,被封神的天才少年,背后隱秘的資本操盤手,均來自中國。

在故事的B面,區塊鏈的投機特性也混雜著不少詐騙、傳銷、欺世盜名之徒,讓區塊鏈的十年興衰起伏,比其他技術更濃墨重彩、光怪陸離。

比特幣的誕生,區塊鏈的誕生

2008 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發,華爾街投行接連倒下。

10 月 3 日,布什政府簽署了 7000 億美元的金融救市方案。

28 天之后,2008 年的 11 月 1 日,“密碼朋克”郵件組發表了一篇名為《比特幣: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的論文,署名 Satoshi Nakamoto(中本聰)。兩個月后,中本聰發布了開源的第一版比特幣客戶端。

這就是比特幣的誕生,也是區塊鏈的誕生。

該白皮書成了“比特神教”的“圣經”,開發者文檔成了“漢謨拉比法典”。

“圣經”飄揚過海來到中國,不少金融和技術愛好者開始用電腦嘗試挖比特幣。

彼時比特幣也被部分國內民眾知悉,但認可者往往羞于承認,因為比特幣被看做傳銷。

2011 年,一位在券商擔任分析師的少年首次接觸到比特幣,用比特幣升級了云服務,還在淘寶上買了一雙奢侈品拖鞋。他感覺,這經歷像小時候放風箏一樣美妙。

年底,他翻譯了比特幣白皮書,讓這份“圣經”有了最早的中文版。同年,他還與新結識的科幻作家長鋏(劉志鵬)創立了最早的比特幣交流社區巴 比特。

他就是后來的全球第一礦機廠商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吳忌寒。

那時他還是比特幣的布道者,觀其言談、讀罷《算力之美》,你也許還能感受到他身上對比特幣的純粹。談及創立巴 比特的愿景,他說是責任促使他“站出來”,把略顯稀疏的基礎技術原理向公眾說明白。

數年后,吳忌寒已經是區塊鏈行業的霸主,此后甚至為一代礦霸。只是,如今的他甚少接受媒體采訪,再怎么描繪,只怕面目模糊。

比特幣產業初成,礦業、交易所現明日之子

2013 年,迎來了比特幣的轉折點。

5 月,央視首次報道比特幣,投資者聞聲而來。幣價在 11 月暴漲 4 倍。礦機供不應求。

這年,吳忌寒遇見詹克團,創立比特大陸,李林和徐明星分別在 5 月和 10 月成立火幣網和 OKCoin。

中國人在比特幣交易和挖礦世界占絕對多數,大概是從這年開始。

隨著第一臺阿瓦隆礦機面世,比特幣的算力大戰從此拉開帷幕,電腦挖礦退潮。

車庫咖啡內,李笑來、寶二爺、老貓、趙東、趙國峰、易理華、吳鋼、暴走恭親王等人于此談笑風生。

后來在“區塊鏈革命”中積極擁抱區塊鏈的 VC 們,也已在此時埋下火種。

紅杉和創新工場投了比特大陸。戴志康和真格投了火幣的天使,次年 3 月,紅杉投進 Pre-A輪。徐明星在投資人麥剛幫助下,拿到了蔣濤、蔡文勝、Pre-Angel 創始人王利杰、雷鋒網創始人林軍等的天使融資,策源創投、曼圖資本、創業工場等也在下一輪成為資方。

比特幣礦業和交易所產業鏈條雛形初現。

隨后,當年的數字貨幣行業迅速陷入低谷。

這是三人經歷的第一個熊市,可能也是最慘烈的一次。在以后的故事中,他們或者已經習慣了行業的周期起伏,并在未來成為區塊鏈領域舉足輕重之人。

這三家“黃埔軍!币才囵B出不少今日大佬,比如幣安創始人趙長鵬、神馬礦機楊作興……

以太坊來華募資,區塊鏈成“風口上的豬”

在 2013 年前,區塊鏈的世界中只有比特幣。直到俄羅斯少年 Vitalik Buterin 提出在比特幣底層上增加虛擬機,即今天所言的智能合約。

Vitalik 生于 1994 年,也是一名加密貨幣的愛好者,他認為比特幣能做到的事情“不限于貨幣”,可能是“通用應用平臺”。

加入智能合約的建議未能得到比特幣開發團隊認可,Vitalik 決定另起獨灶。

從此便有了以太坊,Vitalik 因而封神。

V神的設想顯然足夠性感,以至于時年 19 歲的他身邊圍繞了一大堆比他老成不少的“以太坊聯合創始人”: 以太坊第一任 CTO、后來 Polkadot 的創始人 Ga vin Wood,Consensys 創始人、營銷好手 Joseph Lubin。2014 年 1 月,他們在邁阿密的北美比特幣大會首次公開發布以太坊。

此后,2014 年與 2015 年,V神兩次來中國募資。

他先北上,帶著一個中文蹩腳的翻譯,敲開了火幣杜均的北京辦公室的門,杜均聽后的判斷是壓根不靠譜。期間還發生過很多大佬錯過以太坊的故事。如今或想來悔恨,但當時的以太坊,就連“比特神教教徒”都認為是騙局。

不過,錯過者后來都接受到以太坊所開啟的區塊鏈 2.0 和 ICO 時代的洗禮。

V神來華北上募資并不順利,爾后南下上海,找到接觸過比特股(BM 創立的去中心化交易平臺)的沈波。后者適時給予幫助,不僅帶著V神到處演講,還在 2015 年以太坊遭遇資金困難時投了 50 萬美元。

這成為了分布式資本最成功的一筆投資,收益高達 1500 倍,附加 V神成名后給萬向帶來的名望。

國內隨之開啟區塊鏈創投時代。

2015 年,萬向成立了區塊鏈實驗室。區塊鏈技術也在此時成為了小風口,國內金融業人士發現比特幣的底層基礎設施區塊鏈大有可為,信任、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等概念在上海金融中心的各大區塊鏈研討會上。

上海各大會議一番討論,早已得出了區塊鏈與金融場景契合的結論,不過他們更為認可聯盟鏈,即今天所言的“無幣區塊鏈”。浙江大學也為產業輸送了大量的區塊鏈人才。

上海、杭州一帶開始誕生出不少聯盟鏈公司,如趣鏈、復雜美、秘猿、布比、云象等。

同期的 ICO 項目也小規模爆發了一波。國內項目小蟻、領萌寶、元界等都成功 ICO,幣眾籌、云幣網、ICO365 等一批區塊鏈眾籌平臺起步。

2015-2016 年的區塊鏈,因未有落地被諷刺為“風口上的豬”。

再過一年,單憑一紙白皮書、甚至笑來老師一聲喊就能一夜暴富。如今回看,當年“風口上的豬”怕是小巫見大巫。

比特幣再登巔峰,ICO帶來暴富之夢

至此,從地理上,國內區塊鏈地圖已顯示出不同優勢:深圳乃礦業重鎮,眾多礦機廠商于此生產;上海、杭州則有不少聯盟鏈公司,尋求與實體金融產業結合;北京為兩大交易所所在地。

從產業上,比特幣生產(礦機、礦池)、存儲(錢包)、交易(交易所)等鏈條已成,并被后人稱為“幣圈”;聯盟鏈也有部分產業試點。

2017 年,ICO 洪流與“區塊鏈革命”口號將這些人裹挾至同一巨大漩渦中,連同一批古典互聯網 VC。

十天三倍。三個月 40 倍。一年 100 倍、1500 倍……

一個個飛漲故事讓曾經小眾的 ICO 變成“中國大媽”們的暴富夢。

這場泡沫中最大的明星無疑是熱愛學習的笑來老師。他發起和投資了不少區塊鏈項目 ICO,今天大名鼎鼎的 EOS,當年 5 天就在 ICO 平臺融到了 1.85 億美元,并成為“50 億美元的空氣”。

7 月 6 日,薛蠻子摟著李笑來,在微博上發出一張合照并附言:“@李笑來 ,我終于找到爭取財富自由之路啦!哈哈哈!”

ICO 就像未被發現的金山!拔乙姴恢煨∑,見不著雷軍,nobody there!毖πU子說,“像突然全世界點了菜,就我一個人挑,有這么好的事,我得趕緊去!

2017年“九四”政策既出,ICO被叫停,項目開始退幣。9月8日,更有消息稱監管決定關閉中國境內虛擬貨幣交易所;饚、OK 和比特幣中國相繼宣布停止交易業務。

此后比特幣和以太坊價格經歷短暫暴跌,卻轉而開始了馬不停蹄的瘋漲,頻頻破新高,終于在 12 月漲到至高點:分別在兩萬美元與 1400 美元。其背后離不開 ICO 的助推。

瘋狂的幣價讓國內用戶急切尋找交易所的替代品,名不見經傳的幣幣交易所幣安憑借著這段紅利期,一躍成為全球第一數字貨幣交易所。

猛然驚現錯過紅利的古典互聯網 VC 和火幣 OK 等比特幣交易所,急忙搶奪自身話語權。

2018 年 1 月,徐小平呼吁被投項目“擁抱區塊鏈”的聊天截圖在創投圈瘋傳,玉紅創建的三點鐘不眠社群盡顯迫切與焦慮。群內的咖位之大、春節七天紅包高達百萬等讓“學習氛圍”傳遍互聯網。陳偉星依靠信手拈來的哲學經濟學與看空區塊鏈的朱嘯虎隔空論戰。

BAT 等大互聯網公司陸續重視區塊鏈業務,“萊茨狗”和“網易星球”等 C 端產品試水稍顯落后,但 BaaS 業務終成標配。

“區塊鏈+金融/社交/版權/健身……”等一切可幣改、鏈改的概念走紅,美圖、簡書、迅雷等多個互聯網項目先后發幣。

火幣為了抓住新紅利則是推出了 HADAX 的投票上幣機制。

3 月,幣圈掀起 EOS 超級節點選舉的狂歡。

也許對于這些,韭菜們只記得 XMX 歸零、交易所割項目方、項目方割韭菜等慘痛回憶?杀藭r正值項目方、交易所、PR服務公司、區塊鏈自媒體“拿幣拿到手軟”之時。

交易所光收單個項目的上幣費,就有輕松的數百萬美元入袋;“區塊鏈自媒體”發一篇項目軟文要價數十萬;公鏈項目輕松估值過億;FOMO3D 等博 彩游戲帶起 DAPP 小高 潮。

對于韭菜來說,2017 年底 2018 年初,分明是撿錢行情:盲選都能挑中百倍幣。

然而,癲狂因幣價而起,也隨幣價而滅。

自年前高點后,比特幣和以太坊價格節節下挫,年中已然腰斬,下半年跌去八成!皡^塊鏈+一切”落地者寡,成為過氣鐮刀。區塊鏈關注者的數量也等比例收縮。

熊市之下,項目融資無路、裁員、裝死或真死;區塊鏈自媒體在斷糧和封號的雙重壓力之下直接關停,倒閉者不下百千。徐小平、玉紅等昔日大佬開始退圈。

張健的 FCoin 憑借“交易即挖礦”引發千所大戰,持續吸血行業,最終曇花一現,反倒助推了熊市一把。

同時,一些聯盟鏈公司依然堅持著無幣區塊鏈。盡管步子很小,但像微眾銀行、螞蟻金服的 BaaS 業務還在探索場景,比如互聯網法院、區塊鏈電子發票、社區投票等。

年末的 STO 和穩定幣只停留于討論,真正發力尚在次年。

2019年:行業重歸小眾,Libra震動互聯網

進入 2019 年,比特幣幣價延續上一年低點。

大眾眼中,區塊鏈早徹底涼透了。

送錢的行情逝去后,部分“量化基金”成為笑話、項目也過了講故事的階段。用戶與韭菜的缺失讓業內開始絞盡腦汁拉新促活。

第一個出招的,又是幣安,祭出一記 IEO(首次交易所發行,類似股票打新),吸引而來的搶奪者眾。

由于 IEO 的價格往往比私募價格還低,相當于抽中即賺到,每次抽簽往往數分鐘甚至數秒售罄,上線暴漲數十倍。

百倍幣今已難尋,為了搶到這般收益,投資者們在網吧包 夜,雇傭學生來幫自己搶份額;幣安的 KYC(投資者資格審查)在前,一條專門幫韭菜通過 KYC 的產業“應運而生”。

其他交易所迅速跟進,韭菜也熬夜相陪。這讓作為兌換籌碼的交易所平臺幣價格節節攀升。同時比特幣也在緩慢爬升,從年初的 3000 多美元,站上一萬美元,連上兩次熱搜。

實際上,這一切離不開上半年的各種利好:紐交所母公司ICE旗下的比特幣期貨交易所 Bakkt 即將上線;Facebook 的區塊鏈項目 Libra,從媒體管中窺豹到白皮書和聽證會震驚全球。從前認為區塊鏈是傳銷的各大互聯網人,又戰戰兢兢研究起了“區塊鏈革命”。

紐交所、納斯達克、倫交所、富達的傳統金融巨頭的布局,反映出他們對加密貨幣的認可;沃爾瑪、摩根大通、再到 Facebook,傳統巨頭發行穩定幣面向范圍從公司內、產業內再到全球用戶。最終演變成各種央行不得不直面的貨幣戰爭。

就在行業長期向好時,Bakkt 上線,交易量未及預期;小扎的 Libra 則忙著參加平均每月一次的聽證會,舌戰群儒。每逢聽證會,比特幣價都“捧場”大跌,終于在 10 月 22 日小扎再次參加聽證會的晚上,跌破 7500 美元。

這個世界實在太多意外,沒過三天,幣價絕地反彈:一日之內暴漲 30%,迎來 2011 年以來最大單日漲幅。

10 月 25 日,新華社和央視發布了中國最高領導層學習區塊鏈的結果,明確表示要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重要突破口。

比特幣就這樣又站上了一萬美元,喜提熱搜。

雖然比特幣價格后來回落,但與此前大漲不同的是,這次社會各界又開始各種區塊鏈、比特幣的科普,沉寂許久的區塊鏈概念股也漲停了不少。各行各業的小白朋友們找到 Odaily星球日報的編輯記者們,請教什么是區塊鏈以及怎么買比特幣。

冷了一年半的區塊鏈,在輿論上極為火熱。

受到國家最高層的重視,從業者不免被注入了一把強心針。

可需要直面的是,業內洗牌仍在繼續。行業越發割裂,“潛心做事”與“專心傳銷”分流。

螞蟻區塊鏈、趣鏈和微眾銀行等布局聯盟鏈的大公司,雖未迎來業務爆發,但仍在這條寂靜的路上尋找合適的場景、舉辦開發者大賽。部分公鏈相關項目也在持續開發,社區大會純潔得像互聯網公司的產品發布會(以太坊的 Devcon 5、BSV 的社區大會、NEO 產品發布會,還有部分不開會的 Defi 項目)。

有的項目則選擇了不一樣的路:因為拉新乏力而開始參考傳銷的“裂變”模式,雖然難判好壞,但樂觀地看,團隊或許還在做事;有人已經直接做起了“只拉盤不做事”的空氣項目,比如 Plustoken、華登區塊狗、PGS 等。

以太坊如今已經成為加密貨幣領域市值排名第二的項目。目前正在從 1.0 階段過渡向 2.0 階段。如果成功,礦業可能會從比特幣開啟的 PoW 轉為以太坊開啟的 PoS 時代。因此在 PoS 機制下的 Staking(鎖倉代幣)作為網絡價值新守護方式,被各大交易所和礦池布局。

無奈這種鎖倉模式,后來也被部分資金盤項目玩壞。打著區塊鏈外衣、實為傳銷的項目不在少數。

與之相對應,資本和交易所也呈現出不同的打法。

有的資本認為行業正處估值低點,應尋找被低估的項目;有的資本徹底淪為傳銷盤攢局者和割草機。

好項目難覓,交易所數量比項目還多。頭部交易所以衍生品提升用戶ARPU值;新興交易所則不停上線生命周期極短的項目。

從前被鏈圈視為“有圈錢嫌疑”的幣圈(幣圈也鄙視鏈圈,認為聯盟鏈不是區塊鏈),逐漸分離出了一個“盤圈”,成“三足鼎立”之勢。

好消息是,在監管的重錘之下,打著區塊鏈旗號的傳銷、詐騙等行徑,再也沒有那么猖狂!傲訋膨屩鹆紟拧钡木硾r正在改善,認真做事的項目更受重視。

之所以收筆于此,是想說,傳銷盤才應該是被摒棄的毒瘤。公鏈與聯盟鏈兩者不過是路線不同,深耕者均不在少數,皆為重要的探索方向。

區塊鏈還處于初期,探索落地場景本就不易:有人將其視為效率提升的技術,加以改造為聯盟鏈;有人相信未來是價值互聯網 web 3,認為取代互聯網的公鏈才是真正的區塊鏈。

兩者正走向融合,未來更可能會相互補足,共同成為價值互聯網的標配。

面對熱烈的輿論,別忘了:走到價值互聯網前,路還很長。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443281.live)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金融 + 區塊鏈:走出喧囂

區塊鏈10周年,這只是一種過渡性的技術?

區塊鏈與實業結合怎么做?

互動百科戰略投資“石榴財經”,打造區塊鏈媒體專業化

能源區塊鏈崛起:五大領域發現有前途的區塊鏈應用

今日聚焦

智能音箱邁過早熟期

我們一直在說的區塊鏈,到底要怎么用?

廣告
廣告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 微信公眾號
全名k歌直播赚钱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