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Sources 世界經理人

廣告

如有投稿需求(暫不提供稿酬),請把文章發送到郵箱

[email protected],會有專人和您聯系

我知道了 立即投稿

熱點搜索
中國智造
工業4.0
智能制造
自動化技術
智能硬件
廣告
首頁    制造行業   中國制造業    正文

中國制造,還行不行?

  筆記俠  2020-05-14 00:00:00   牟小妹
疫情的出現,讓中國制造業經歷了一次很重要的洗牌。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筆記俠”(ID:Notesman),世界經理人經授權轉載。

受訪者:施展,歷史學博士,外交學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2018年出版學術暢銷書《樞紐》,引起廣泛關注并引發爭議,他的新作《溢出》于2020年年初出版。

瘟疫在歷史上一直是跟人類共存的,它構成了人類秩序演化的一種動力機制。

人類歷史不是線性勻速運動的,而是量子躍遷式的。也就是說,社會保持長時期的緩慢穩定發展狀態,然后突然出現的某些重大事件,會帶來歷史的突然加速和秩序的深刻變遷,然后再進入緩慢穩定發展狀態。

重大瘟疫,毫無疑問就是這類重大事件的一種。


 一、危機之下,一切都在重新洗牌

疫情的出現,讓中國制造業經歷了一次很重要的洗牌。很多在運行中勉力維持的中小企業,都會受到直接或間接的沖擊,維持不下去。

不過,就算它們破產了,它們在過去所滿足的需求,已經被真實驗證過,是真實存在的。


圖1

它們破產之后,設備還在,人員還在,這些設備和人員會被那些活下來的企業整合起來。這些活下來的企業,會活得更好、更健康。 

從國家經濟政策的角度,也能看到一些變化。

前幾年,金融資源很難有效地流到中小企業那里,更多地流到了虛擬經濟、股市、樓市等等。

但是今天,我們能看到一些定向降準、專項扶持的出現,在危機中,這些政策有助于中國的金融資源向實體經濟偏斜。

當然,可能達不到政策設計者所意圖的程度,但是,政策受益者至少比過去更容易分享到金融資源。 

從相對值來說,疫情對中國供應鏈的影響,我并沒有很大的擔憂。跟新興市場國家相比,中國的規模更大,產業鏈更完整,規模大就意味著面對危機的時候,回旋余地大。

回旋余地大是什么概念?其他國家規模比較小,一旦出現什么危機,對它來說弄不好就會變成一個系統性的危機,很難緩過勁來。

所以疫情蔓延之后,世界有可能會發現,那些中小新興國家對于疫情的應對能力不如中國。所以往外轉的那些制造業企業,有些還會再轉回來,最近已經看到一些相關消息了。


 二、市場,最終會告訴你答案

從全球范圍來看,中國的供應鏈效率還是很高的,其他國家跟中國有不小差距,西方國家也是一樣。

中國供應鏈的效率之高,主要原因在于,中國供應鏈的規模效應。

亞當·斯密在《國富論》里提到了一個很基礎的概念:市場規模決定了你的分工深度,而分工深度決定了你的效率。

如果市場規模很小,只需要100根針,那么一家企業就必須做全部流程才能活得下來,只做其中特定環節是活不下來的。如果市場規模變成了5000根針,那么一家企業只需要做一個特定環節,就能活得下來。

所謂分工深度,就是每一個人、每一個工廠所做的事情的專業化程度。

市場規模決定分工深度,而分工深度決定了專業化能力,專業化能力決定了效率。

中國供應鏈的專業化的分工深度上,也是極深的。 

我在東南沿海調研的時候,曾經見過一家生產拉桿天線的企業,它只生產拉桿天線當中的一節。專業化的分工深度達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分工深度越大,做的東西就越專門化,產品的通配性反倒特別好。

比如,過去螺釘、螺母你全都做,今天你只做螺母,再往后你只做特定口徑的螺母,再往后你可能只做特定材料、特定口徑的螺母,分工深度越來越深。
而這種特定材料的、特定口徑的螺母,并不只是在一個產品上使用,有可能在很多種產品上使用,于是,你跟其他企業就形成了互為配套的關系。

就像樂高積木一樣,每個廠家只生產其中特定形狀的樂高積木,這時候,不同廠家生產的樂高積木就可以拼出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東西,這就是互為配套的關系。

這種互為配套的關系,在供應鏈網絡當中可以不斷地動態重組。所以,中國的供應鏈網絡就是以整個網絡為單位,獲得彈性,以單個企業為單位,確保效率。

效率、彈性兼得,便帶來了超強的綜合成本控制能力。這一切都是以供應鏈網絡的超大規模性為前提的。

供應鏈有自身的演化過程,事先不能做任何人為的設計。

如果一個廠家堅持認為你必須要有全流程,當然可以這樣堅持,但是很快市場就會告訴你,堅持全流程不如只專注做一個產品。

因為另外一個廠家發現,它不用做全流程,而是可以把每個流程都分包給某一個廠家,最后在自己的工廠里做總集成就可以了。

就像蘋果和諾基亞,諾基亞堅持自己全流程,而蘋果就把很多東西分包出去。

人們在一開始不知道誰是好的,誰是不好的,但是最終市場會告訴你答案。


 三、清醒地認識自己,不妄自菲薄,不妄自尊大

今天,中國依然是世界工廠,但必須清醒地看到,誰能夠決定未來的技術走向,誰才能稱老大,中國肯定不是老大。

今天,能決定未來的技術走向的還是西方國家,中國所做的主要還是中低端制造業。

西方的高端制造業跟中國的中低端制造業有一個很大的區別,那就是高端制造業是以技術優勢為基礎的,對技術、工人的要求非常高,但是高端制造業產品的單價高、需求量相對較少,總價相對較低;

而中低端制造業是以成本優勢為基礎的,產品單價相對較低、需求量更大,總價相對較高。

整個社會的需求結構是一個金字塔形。高端制造業就在塔尖,而中低端制造業就是金字塔的基底。中國在高端制造業上仍然不能趕超西方國家。 

但是,高端制造業產品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很多產品不是終端產品,只是一個中間品。

比如一家企業做鏡頭特別厲害,但是用戶沒有辦法直接用鏡頭,鏡頭必須要被裝在手機上或者相機上才有用。而把鏡頭裝在手機上的組裝過程就屬于中低端制造業。

僅從技術路線而言,西方是引領的,中國只能是一個追隨者。這在可預見的未來仍然如此。如果讓中國自己往前演化,效率比西方可能會慢很多。

以汽車業的演化舉例。

在西方國家,電動車理念一出來,馬斯克迅速把它變為現實,其他人開始追隨。
手機上也是一樣,中國靠自我演化的話,很難演化出智能手機,但是喬布斯能把它變成現實。這是由西方的技術路線以及理念決定的。
中國在這些領域仍然是追隨者,這是必須接受的。 

引領者和追隨者的區別就在于,引領者是從0~1的過程,而追隨者是從1~100的過程。

中國供應鏈從1~100的能力全世界最強,但是從0~1的能力仍然很弱,而真正能夠爆破性增長的,都是在從0~1的過程中出現的。中國,在可預見的未來仍然不行。

要成為領先者,需要一系列東西的支撐。

比如,你的基礎研究是否到位,你的技術研究、創新理念等是否得到位。而這個沉淀過程實際上又關涉到工人激勵機制的問題。怎么能夠讓工人一輩子只干一個活,但仍然讓他能夠獲得巨大的職業榮譽感。

我經常打這樣一個比方,中國現在在全球制造業上干體力活,確實沒地位。但如果全世界體力活都在中國,那地位就不一樣了。

但是,即便全世界的體力活都在中國,我們必須有一個清醒的意識,我們干的還是體力活,我們不能妄自菲薄,更不能妄自尊大。


 四、中國的供應鏈,在“溢出”


我們看到很多消息都在說了“中國制造業快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嗎?

到越南做了調研之后,我才發現,現實跟我們想的很不一樣。

比如,媒體上說2019年10月2日三星的手機最后一家手機工廠從中國大陸搬去越南,因此中國手機業馬上就要完蛋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需要追問,三星是搬遷了它的工廠,還是搬遷了它的制造業生態?

在經過一系列調研后,我們發現,三星往越南的搬遷,只不過是它的組裝環節,上游的很多環節仍然依賴于中國的供應鏈網絡。

這就意味著,這不是中國制造業的轉移,而是溢出。

我還考察家具廠、包裝廠等等,它們在原材料方面,都對中國有很深的需求依賴,所以這就更加證明了它們只在當地完成最終的一個組裝環節而已。 

有人可能會質疑,中國過去也只是組裝,現在的越南是不是在重復中國的老路?我的結論是,越南做不到。


圖2

在工業經濟當中,重化工業相當于工業經濟的基礎設施,沒有重化工業,很多機器和原料實際上是沒有能力生產的。

當然,沒有自己的重化工業,照樣也能發展,前提是你必須從別的國家購買這些東西,然后完成別的工序。

中國有重化工業,越南沒有重化工業,而且越南未來也發展不起來重化工業。原因在于,從市場邏輯來說,重化工業的產業特征跟后發國家的比較優勢是相反的。

后發國家資本匱乏,但重化工業是高資本的;后發國家勞動力富裕,而重化工業又是低就業的。

所以純粹按照一個市場過程而言,后發國家是沒法自發地生長出重化工業的。

那么,后發國家要想發展出重化工業,就必須要靠國家強力的扶持,像日本、韓國都是這樣,但是這會帶來國家內部資源配置的嚴重扭曲,嚴重地損害國家內部的國民福利。

不過,如果這個國家出于別的考慮,不管不顧,非得這么搞的話,最終重化工業是有可能被搞起來的。

現在,之所以各國的工廠都在往越南搬遷,因為它的貿易環境好,而貿易環境好是因為美國愿意把越南納入自己的自由貿易系統,而納入進來的前提是你必須得是自由市場經濟。
如果你靠國家扶持,美國就會把你踢出去了,而一旦踢出去,對于越南來說,它之前所有的優勢全都喪失了,它就只能走自由市場經濟的路線,而只要走這個路線,那么重化工業就發展不起來了。
沒有重化工業,你的經濟照樣可以發展很好,但條件是你必須跟另一個有重化工業的國家之間在經濟上有契合關系,這就是越南跟中國的關系,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說,往越南搬遷不是轉移,是溢出。

 結尾

疫情還在繼續,對于全球經濟來說,我之前說過的6個月的恢復期也只是一個樂觀的說法。如果全球經濟恢復不起來,那就意味著中小企業的訂單始終回不來。

這個時候,給大家的建議就是,先盤一下自己手上的現金流的狀況,如果覺得能撐得過6個月,要考慮怎樣節流。

現在開源是比較難的,當然也有機會,但是競爭非常激烈。

要看一下自己的企業身處在什么行業?行業的需求是否是一個被市場真實驗證過的需求?只要是,那就是你開始儲備更大產能的機會,因為等到疫情過后,誰活下去,市場就是誰的。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世界經理人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443281.live)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中國制造業,如何抵御國際疫情的“二次打擊”?

新冠疫情將對中國制造業帶來哪些深刻影響?

統計局:10月份中國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為49.3%,持續低于景氣區間

王文:中國制造業要打一場殘酷的“八年持久戰”

一位海歸工程師的吶喊:中國制造業的七宗原罪

廣告
廣告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 微信公眾號
全名k歌直播赚钱怎么算 基本图宁夏新11选5玩法规则 七星彩近30期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靠不靠谱 股票开收盘时间 甘肃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上海11选5任二推荐 优掌柜配资 辽宁35选7基本走势图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